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xcv6789的博客

 
 
 

日志

 
 
 
 

【转载】孔儒之文、之书,全都必然是垃圾  

2016-03-10 17: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儒之文、之书,全都必然是垃圾

黎 鸣

研究中国问题四十多年,不敢说孔儒之文、之书全都阅读过了,但是最主要的经典之文、经典之著,可以说基本上都阅读过了,我所得出的结论,即是今天的标题:孔儒之文、之书,全都必然是垃圾。最关键的词汇在“必然”二字,也就是说,它们不可能不是垃圾。这个“必然”之说从何而来?

从著作《问人性》开始,到《问天命》,到最后的《问历史》,我深深地发现中国问题中最深沉、最顽固、最纠结的问题是什么?是中国人历史的命运,整整两千多年来紧紧地被捆绑在了孔儒“文化传统”的腐朽不堪的龟背上,除了在原地转圈,根本就不可能向未来前进动弹半步。自从我根据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发现了人类历史的“文化决定论”的千真万确的正确性之后,我的上述的结论就更加坚定不移。关键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一个最重要的答案之一即:两千多年来中国人所阅读的文章和书籍,基本上全都是孔儒之文、之书,而它们却全都必然是文字垃圾。正是这些必然产生的大量垃圾读物,彻底败坏了中国人的文化,而这个被彻底败坏了的文化,却决定了中国历史中的政治、经济,从而即决定了全部中国的历史,使之也全都只能是被败坏了的政治和经济的历史。今天,我即来论证,为什么说中国孔儒所有的文章、著作,都将必然地会成为中国人文化精神领域中的(文字)垃圾?而两千多年来正是这大量文化精神中的(文字)垃圾,严重地窒息了中国人的文化精神,进而严重地窒息了中国人的历史发展的几乎一切有可能前进的生命力?说到底,长期以来的中国历史,即是一个严重地丧失了文化精神动力的历史,这才是全部中国历史乃至中国现实中的最最核心的问题。

正是因为孔儒们的文章和著作,全都必然地成了(文字)垃圾读(毒)物,所以才造成了中国人文化精神原动力的必然的丧失,所以才造成了中国历史长期以来的严重停滞发展的必然的状态。今天要问:为什么中国孔儒们的文章、著作,全都会必然地成为(文字)垃圾?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在哪里呢?

我的研究告诉我自己,问题正出在孔儒们的全部言、行、思,全都处于与人类文明历史发展所必需的自然的言、行、思,也即言的自然真理性、行的社会规律性、思的思维逻辑性的绝对对立的状态之中。我可以证明:孔儒们的“言”是“反自然真理性之言”;孔儒们的“行”是“反社会规律性之行”;孔儒们的“思”是“反思维逻辑性之思”,这就是我的最简单也是最坚定的回答。对于这些结论的检验和证明,我们既可以通过审视中国的《历史》来进行历史实践的证实,也可以通过与西方人的《历史》进行对照,以及通过老子《道德经》中的正确论述来加以明确的实践和理论的旁证。

首先谈孔儒们的“言”是“反自然真理性之言”。

翻遍所有孔儒们的经典,特别翻遍有关孔丘等主要“圣人”们的言论记录,他们的“言”全都只关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只关心统治者驾驭老百姓的政治的等级关系,而这种关系更是被永远地被捆绑在了周代的《周礼》、《礼乐》的最核心的“礼制”之中。孔丘不关心自然,“子不语怪力乱神”,“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孔丘更是诅咒关心自然“园艺”的弟子樊迟为“小人”。这即是说,孔丘不仅不关心自然事物,同样而且更不关心人类自身来自于自然的“先验”的原则性、原理性、真理性。正是因此,在孔丘的眼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永远都只有《周礼》、《礼乐》等级制“礼制”确定的完全“不平等”的关系。仅此一点,即等于彻底地否定了孔丘等“圣人”有可能成为中国“文明”历史启蒙者的任何的可能。与西方摩西、耶稣、泰勒斯、苏格拉底等等他们关心人类自身来源的自然性相比,孔儒完全不可能“同日而语”;而在中国古代,与老子同样关心人类的“道法自然”以及“玄同”的自然性相比,孔儒也同样不可能“同日而语”。关于孔丘及其儒家们的“反自然真理性之言”的判定,是再明显不过的历史结论,根本就是板上钉钉,无可争辩。

再来看孔儒们的“行”是“反社会规律性之行”。

反“社会规律”的第一点,即是反“人人(言论自然)平等”。历史事实证明,没有“人人(言论)平等”,就不可能会有正常的人类社会。反“社会规律”的第二点,即是反“人人(行为自然)自主、自律”,而是相反,孔儒始终坚持“人(的行为人为)被他人主、人(的行为人为)被他人律”的“人治社会”,而不是(自然的)“法治社会”。在孔儒们看来,中国人永远都必须在家听父母的,在朝听君主的,在野听长官、长者的。总之,在孔儒们看来,他们心中“亲、尊、长”的价值观即永远都应该是所有中国人必须遵行的(等级制)“礼制”的“规律”,而这个“礼制”的“规律”绝对是与人类真正社会的规律是完全相反的。什么是人类的“社会”?人类的“社会”是由大量彼此陌生的人们共同组成的生存共同体,而孔儒坚持的(人为)“礼制”的社会,其实严格地讲应该称作是“天下”(丛林),是弱肉强食的完全“等级制”从而人人完全不平等的社会,而不是人类正常的“人人(言论)平等”、“人人(行为)自主、自律”、“人人(思想)自由”的社会。

最后来看孔儒们的“思”是“反思维逻辑性之思”。

关于这一点,其实都不需要我来解释,大家全都非常清楚。孔儒们最起码连具有同一性定义的概念都没有,没有同一性的概念群,即没有正常的思维可言,除了想具象的功利、想阴谋诡计、想一切类似梦幻的胡思乱想之外,孔儒根本就不具备任何真正的逻辑性思维可言。最起码,连形式逻辑都不具备,而只有一门心事的“独断”。如此的孔儒,居然还能够被称作“儒学”达两千多年之久,这也是中国的怪事。一个连最起码的逻辑都不讲的东西,能够称作“学说”吗?

两千多年来,所有“尊孔读经学儒”的中国文人们,事实上全都跟着孔丘及其儒家,模仿孔丘及其儒家,其后果是,他们的言说的习惯、行为的习惯、思维的习惯,全都深刻地打上了“反自然真理性之言”、“反社会规律性之行”和“反思维逻辑性之思”的必然的烙印。我请问亲们,凡是具有上述全部特征的孔儒文人们的文章、著作,它们能够不是必然的(文字)垃圾产品吗?事实上,中国古代文献,除了主要表达情感的诗歌之外,其余的凡是需要论述的文章、著作,它们能够不成为(文字)垃圾吗?特别包括中国人的历史著作,除了把历史写成家长里短的小说故事之外,它们还能够具有任何哲理思想的成份可言吗?正是因此,在中国,文、史、哲,中国根本就没有“哲”,而只有文和史,即便是中国人的“文”和“史”,因为缺乏深刻的哲理思考,它们的总的“水平”也均只能非常低下。即使最好的历史作家,像司马迁,也不过就是一个文笔不错的小说作家而已。把司马迁称作中国的“史学之父”,也无非就是一群矮子里的高个子罢了。请问,在中国《历史》之中总结出了什么关于人类文明存在的真正的价值呢?有吗?是什么?中国的“史学之父”能与西方的“史学之父”希罗多德相比么?思想的高度无法比呀!人类文明的最根本标志的“人人平等”信念,即是由西方历史学家之父的希罗多德首先提出来的。

我今天文章的命题,理由是非常充足的,更可以获得中国全部历史实践的证实:事实是,自古迄今两千多年,除了更早的老子之外,中国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位真正像样的哲学家、思想家,长期以来,除了少量杰出的诗人、作家之外,大量孔儒文人们的文章、著作,实际上几乎全都是(文字)垃圾,尤其所谓的《四书五经》,根本就是中国文化的垃圾样板。其中除了《诗经》还有一点点看头之外,其余,确实全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垃圾作品。即使是《诗经》,经过孔丘“风、雅、颂”的归类,也全都从思想的意义上被阉割了。什么“风、雅、颂”?整个就是《礼乐》“亲、尊、长”的变相分割。可以肯定,凡经过孔丘的手,什么都变成了“亲、尊、长”价值观的附庸。至于被迄今中国文人们看重的《易经》,根本就是一部毫无思想价值而仅用于算命的“通书”而已,正是这部“通书”,把历代中国人的大脑全都阻塞得完全不“通”了。古代中国人例如清代章学诚所言“六经皆史”的判断是正确的,孔儒们只有“史”,而且是永远都只有让“乱臣贼子惧”的叙述“亲尊长”的历史,似乎在中国,这里的人们永远都只需要关心“亲尊长”的等级制的人际关系,而根本就不要关心“真善美”的人的自然天赋——智慧发现、发明、创造的价值,这才是全部中国历史的最深刻的问题的关键,也是中国孔儒文人们的所有的“经典”——“历史”记录之所以就只能成为文字垃圾的内在最深刻的必然的原因。

对于孔儒之害,中国人的至死不悟,这才是全部中国问题的关键中的关键啦!而孔儒之害的最关键体现的途径,即是所有孔儒文人们的文章、著作,全都是必然的(文字)垃圾废品啦!一个永远抱着垃圾废品生活的民族,他们能够会有自己的文明历史的发生的可能吗?(2016,3,5.)

孔儒之文、之书,全都必然是垃圾 - 黎鸣 - 黎鸣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