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xcv6789的博客

 
 
 

日志

 
 
 
 

常外学生家长幸福感的快速变化(转)  

2016-04-30 08:1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民族自尊心到想移民,常外学生家长变脸好快! 

 
楼主:石屏山 时间:2016-04-29 22:42:47 点击:4 回复:0
 
  最新的失望来自常州官方援引的调查组的初步结论,认为常外校区与对照点位没有明显差异。这份报告让她觉得,原来寄望的学校搬迁过渡,现在希望越来越小了。4月19日,陈杏对网易《路标》提到有家长考虑移民,她认为这伤及她的民族自尊心。25日的报告出来之后,她开始恨自己没有能力带孩子移民国外。这块她熟悉的故乡,一下子成了陌路。“这个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原来我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她说。(网易2014/04/29)
  《一名常外家长的信仰坍塌:只恨没有能力移民》,这是网易《路标》栏目所用的标题。
  《常外“毒地”漩涡中的中产家庭》,这是新京报的文章。
  两篇文章,有一些共同点。
  他们都写到了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天才”学生。
  网易,“万云历是常外八年级的学生。陈杏说起儿子的时候很自豪。万云历不仅会弹吉他,更是数学奇才,从小学开始学习编程,凭成绩考上了江苏省内名校常州外国语学校”。
  新京报,“杨群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儿子。14岁的杨力一直保持年级前20名的成绩,12岁时,父母外出度假,他一个人掌管家里的生意,半个月未出一点差错。去年,杨力考入常州外国语中学。常外每年招生分批次,优中选优,杨力第一批入选”。
  两家媒体,不约而同地将这些稍微有点“神话”色彩的孩子,推到前台,似乎是在用强烈的对比,使大家对常外毒地事件有更深刻的认知。这很正常,在一个赢家通吃的社会,那些更为特异者,能得到更多的关注。简单的例子是,如果某个男/女找的是个长相一般性格一般的对象,哪天分手了,朋友们会真诚地说,没关系,再找个;然若是相貌帅靓个性很好的,他们虽然还是会说再找一个就是,但心里,多少会认为,很可惜——记者们的潜意识,或许也是如此指导着他们的笔与键盘——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常外呢?如果就是一所普通中学,那里的学生,成绩差到老师都提不起兴趣教他们,还会有如此多的媒体来关注吗——不得而知。
  网易和新京报文章的另一个共同点是,都突出了中产阶级特性。
  某百科词条里,如此描述——中产阶层(或中产阶级),是社会稳定的基石;能否形成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实现高品质民主的前提条件。
  他们是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因而也是现有秩序的维护者。
  陈杏最开始认为移民伤及她的民族自尊心;杨群等家长们“坚持不接受外媒的采访。‘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关起门来说’。”
  类似后面这话,2014年12月15日的新闻里,也出现过。新华网文章,《朴实的一家——记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兄弟》,如此写到,“可是,老俩口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对国外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李三仁先表示一下感谢,然后便客气地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至今,李三仁夫妇没有直接接受过外媒记者的采访”。
  然则,不过六天之后,陈杏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恨自己没能力带孩子移民国外。至于那些坚持不接受外媒采访的父母,会否随着时间的推移,调查的深入,信息量的增多,心理也会发生如陈杏那样的变化呢——还是不得而知。
  以新京报的一点内容作结吧。
  “魏枫的人生一路顺遂,她对现实中的社会问题不甚关心。她发言谨慎而有节制。有时看到拆迁的新闻,她还会觉得,‘政府可能有问题,但拆迁户也不一定就是干净的。’但从‘毒地’事件发生起,她开始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任何一次联名信、集会、听证会,她从没缺席过”。(屏山石2016/04/29)

  微信公众号 屏山石
  扣扣公众号 历史与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